首页 正文

无删节无敌战兵免费阅读全文

2018年01月09日   来源:网络

小说书名:无敌战兵

第一章 英雄气短

张幼斌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会决定到酒吧去应聘一个服务员。来自qi-wen.com

他从十岁起加入血色佣兵团,做了十四年的佣兵、杀手,掌握技能无数,回国后却因为没有文凭,连一份正经工作都找不到。

此刻的他,正坐在燕京的一家酒吧内,酒吧里灯光昏暗、紫醉金迷,周遭尽是趁着夜色出来放纵的男女,而他自己,则坐在酒吧的吧台前,手里举着一杯最廉价的啤酒,心中犹豫着,是否要向酒吧内的人开口,询问一下关于是否还招服务员的事情。

毕竟,让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兵王,主动开口去问这种事情,他的脸上多少有些过不去。

但是,自己离开血色佣兵团的时候,几乎是净身出户,这也就意味着,他如果不尽快找一份工作,不但将居无定所,连果腹都成了问题。

舞池之中,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张幼斌的侧脸看个不停,张幼斌看了对方一眼,一个女人,二十三四岁的女人,容貌美艳,而且穿着极为美丽,正在舞池之中骚动的扭个不停,双眼微红,带着几分迷醉,想必喝了不少酒,将寻欢的对象,锁定在了高大帅气的张幼斌身上。

张幼斌苦笑一声,若是平时,自己必然不会拒绝这种直白的暗示,冲上去说两句,然后直接将其带走,开个房间一夜欢愉之后再一拍两散,但是,现在的张幼斌,哪有钱去开房,他连今晚该住在哪里都不知道。

喝了几杯廉价啤酒,张幼斌站起身来,迈步走进卫生间,而此时,舞池里那个醉醺醺的女人也跟着他走了过来,就在张幼斌刚刚进了卫生间,还没来得及关门的时候,那女人推门而入,一见张幼斌,便扑进他的怀里,浑身酒气,在他耳边厮磨道:“帅哥,你也一个人,我也一个人,今晚你带我走吧。版权qi-wen.com

张幼斌苦笑一声,这女人确实醉了,而且,看样子,她不是头一次来这种地方寻找,她那灵巧的小舌,甚至在说话间轻轻点上了自己的耳垂,这几乎在瞬间就让他忍不住。

这对张幼斌来说并不陌生,相反,他还深谙此道,只是,自己就算把这女人带走,又能带到哪里去呢?

此时,喝醉了的女人也感觉到张幼斌的身体起了变化,当即娇喘一声,俯下身跪在了地板上,极为主动的伸手解开了张幼斌的腰带与拉链。

随着女人含糊不清的一声呜咽,张幼斌只觉得瞬间被她的动作引燃,他当即便准备直接在这里将这女人就地正法!反正是一夜情,只要能搞,在哪里搞都一样。

随即,张幼斌将那女人搀扶起来,让她趴在盥洗台上,自己顺手便掀开了女人超短的裙摆,那女人一看如此,心中自然清楚张幼斌的意图,媚眼含丝的看着张幼斌,昏呼呼的说道:“在这里做的话,一定更刺激!”

张幼斌已经伸手将女人的丁字内衣褪下,将自己空空如野的钱包从口袋里掏了出来,随后又从钱包的一个隔层中,取出了一枚安全套。

这是张幼斌长久以来随身的标准配置,每去一个地方,他总能找到属于自己的艳遇。

就在张幼斌正准备将提枪上马之际,卫生间的门忽然响了起来,敲门声很是急促,瞬间让张幼斌打了一个激灵。

张幼斌暗叹一声,稍微清醒了些许,心知一场战斗至少半小时起步,自己不可能在这里解决,只能悻悻的穿好裤子,又将那女人的裙摆拉了下来,随即打开了门。来自http://www.qi-wen.com/

门外站着一个绝美的女人,此刻正是一脸焦急,眼看张幼斌出来,正想进去,却忽见里面有一个趴在盥洗台上的女人,那女人穿着无比暴露,最要命是,那超短的裙摆只拉下一半。

醉醺醺的女人此刻有些心急,晕晕乎乎的问了一句:“帅哥,怎么还没进来?”

随即,绝美女人一脸愤怒的看着张幼斌,正想质问,张幼斌急忙走进去,将那喝醉了的女人搀扶出来。

喝醉了的女人嘴里还在抱怨,张幼斌却顾不得这些,将她送回了舞池旁边的座位上,然后自己回到了吧台前,端起自己的啤酒杯,郁闷的灌了一大口。

张幼斌心中不禁感叹英雄气短的悲惨,没钱,连送上门的女人都搞不上手,这让他大受刺激,瞬间豁出了脸面,对吧台里面一个十八九岁的男服务员说道:“小兄弟,你们这里还招服务生吗?”

男服务员诧异的看了张幼斌一眼,不知道这个打扮光鲜、身着一身名牌的男人为什么要询问关于服务生的事情,但他还是非常客气的说道:“你好先生,我们这里招服务员,具体,等下我们老板出来之后,你可以跟她谈一下。”

“好的。”张幼斌点了点头,随即道:“待会你们老板来了的话,还麻烦帮我引荐一下。”

第二章忍辱负重

张幼斌看着眼前这位年轻貌美的女老板娘,心中更是郁闷到了极点,他做梦也没想到,这酒吧的老板,竟然就是刚才坏了自己在卫生间好事的那个绝色美女。网站qi-wen.com

四目相对,那美女老板娘用带着愠怒与鄙视的眼神盯着张幼斌,让他浑身上下一阵不自在。

不过,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再加上吧台吊灯的映衬,张幼斌也有机会真正看清这个女人的容貌,心中不禁暗叹,这女人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都完美的让人挑不出毛病,娇美的面容、完美高挑的身材、曼妙多姿的曲线以及优雅大方的气质,是绝对的极品中的极品。

刚才男服务员介绍张幼斌想应聘这里的服务员之后,这女老板就带着一丝冷笑,打量着张幼斌,张幼斌本人的外在条件不差,一米八五的个头、健硕无比的身材,五官有棱有角,硬朗之中带着几分帅气与邪气,完全是可以让美女眼前一亮的类型,但是,张幼斌却明显从对方的眼神之中,看出了强烈的反感。

陈嫣心中本就非常恼火,自己刚到酒吧,准备先去趟卫生间,却发现一对野鸳鸯竟然在自己酒吧的卫生间里干那种事情,而且,从那女人称呼他“帅哥”这一个细节上,她就知道,这两人并不认识,必然是在自己的酒吧里认识的!

而且,当时的情况是那女人明显喝醉了,这也让陈嫣本能的以为张幼斌是趁人之危,她从未想到,竟然还有人敢在自己的酒吧里对女客人下手,故此,她对张幼斌非常反感。

但是让陈嫣没想到的是,自己刚从卫生间出来,服务员就告诉自己,有人要应聘,结果,自己过来一看,正是那个在卫生间里干猥琐勾当的无耻男人!

陈嫣看着张幼斌身上淡蓝色的阿玛尼衬衣、黑色范思哲修身西裤,这样的一身装扮,让坐在他对面的陈嫣无论怎么看,都不相信他真的是来应聘酒吧服务员,更何况,上一秒,他还差点在卫生间里把一个女顾客侵犯,这更是让陈嫣无比怀疑他的动机。

在彼此沉默了半晌之后,陈嫣决定弄清楚这个男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故此,她看着张幼斌,冷冷问道:“你要来我这里做服务员?”

张幼斌虽是尴尬,但既然已经开了口,又见到了酒吧老板,自己也就豁出去了,点头说道:“是的,不知道你这里还招不招人。”

“招人。网站http://www.qi-wen.com/”陈嫣冷冷说了一句,随即,又补充了一句,道:“但是不招禽兽!”

张幼斌一听这话,就知道她因为刚才的事情对自己很有成见,便耐下心来解释道:“刚才我想你是误会了。”

陈嫣伸手打断了张幼斌的解释,依旧是一副冰冷无比的表情说道:“我相信我的眼睛。”

张幼斌心中不禁有些窝火,这个极品老板娘确实有够冷傲,也不弄清楚事情真相就在这里针对自己,明明是刚才那个喝醉了的女人勾引自己,自己怎么就沦为禽兽了?

随即,张幼斌语气不善的冷哼一声,道:“相信眼睛又如何,依旧难逃一叶障目的命运。”

“你说什么?”陈嫣火气瞬间就起来了,脱口道:“刚才我若不是一直在敲门,恐怕你已经在我的店里,把我的客人给侵犯了,你还来说我一叶障目?我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男人!”

陈嫣口中说着,心中还在暗忖,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客人做出那种事情,现在还要来应聘自己店里的服务员,他究竟是什么居心?

张幼斌表情也逐渐冷峻起来,淡淡道:“我之前和那个女客人发生了什么,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你情我愿,我想也不需要第三方来干涉,我现在只是想应聘一个服务生的职位而已,你若是觉得我可以,那我们就谈一谈工作和待遇方面的事情,若是觉得我不行,直接给句话,我现在立马走人。”

陈嫣看着张幼斌,稍稍迟疑了片刻,心里不由自主的将他与那些追求她的那无聊公子哥归类到了一起,这个男人,穿着高档、气质也颇有花花公子的味道,一看就不是缺钱的主,自己刚才这么挖苦他,他没有拍案而起,反而继续跟自己说关于服务员的事情,到底是何居心?他是想借此机会在自己的酒吧里祸害女客人,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假借做服务员的托词来接近自己?

这也不怪陈嫣自作多情,就在前两天,她刚赶走了一个服务员,那个服务员便如张幼斌一样,年少多金,假惺惺的告诉自己是想来体验生活,但是刚做了没几天,就语言轻佻的向自己表白,那人,与现在的张幼斌看起来如出一辙!

想到这里,她对张幼斌的反感又多了几分,不过,她心中忽然萌生了一个计划,表情也逐渐缓和下来,淡然道:“我们这里每天下午五点上班,十二点钟下班,特殊情况也有可能延长,没有节假日,你觉得如何”

陈嫣故意刁难,心中却嘲笑道:“我就不信你听了之后还能演的下去。”

张幼斌并没有在意工作时间的问题,只是问道:“那待遇方面呢?”

“待遇?”陈嫣在瞥见张幼斌手腕上那款百达翡丽限量的腕表,心中更是轻蔑,暗忖道:“演戏演的可真够投入的!”

随即,陈嫣淡然道:“每月底薪2500,奖金另算。”

张幼斌并不在意薪资,最在意的是能否提供一个住的地方,便问道:“那这里包吃住吗?”

这一问,让陈嫣彻底摸不着头脑,心道:“不用下那么大的功夫吧?就你这样的,能吃的了那份苦?”

陈嫣调整了一下心态,嘴上道:“我们有职工宿舍,房间里是上下铺,还空一个床位,晚饭由酒吧提供。奇闻网

“那就好。”张幼斌松了口气,便问道:“那我今天开始上班?”

陈嫣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张幼斌,她到现在都没想到,眼前这厮看架势还真要在这干,本以为他是故意套近乎混个眼熟或者要个电话号码就会走,没想到却是一副铁了心要做这份工作的模样。

陈嫣心中很是鄙夷的想着:既然你自己求虐,那我便成全你,不把你虐到自己主动滚蛋,我就不叫陈嫣!

故此,陈嫣开口道:“如果你想干的话,那就这么定了,今天就开始上班。”

张幼斌心下一喜,便道:“那好,以后便请你多关照了。”说罢,伸出右手道:“我叫张幼斌。”

陈嫣站起身来,摆摆手道:“我没兴趣知道你叫什么。”

第三章 死磕到底

面对如此心高气傲的老板娘,张幼斌的心里也很是憋屈,若不是自己惹祸杀了德克萨斯佣兵团老大保罗的亲弟弟,引得对方悬赏千万美元来买自己的人头,大哥雷鸣也不会将自己赶出来,而自己也不用跑来一个小酒吧受这份窝囊气。

德克萨斯佣兵团虽然综合实力排名世界第一,但对于以中东为据点的“血色”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大问题,雷鸣本人也并不将保罗放在心上,但这一次非要将张幼斌赶走,其真正的原因只是希望张幼斌能够脱离这个充满杀戮的圈子。

张幼斌也知道雷鸣的真实用意,心中也非常感激,故此,当雷鸣让张幼斌的七妹将存有自己多年任务所得的银行卡转交给自己时,张幼斌只对七妹说了一句话:“我张幼斌这条命是他给的,他给的命,我带走;他给的钱,我不要。”

随后,张幼斌用仅有的一点现金订了一张回燕京的机票,落地之后,将身上的美金换成人民币仅剩下不到一千块了。

几天之内,仅有的现金也所剩无几,无奈之下,张幼斌才沦落到了想要到酒吧来打工的地步,一想起那个令人头大的冷艳老板娘,张幼斌心中哀叹一声,这时,酒吧里那个男服务员递过来一身制服,腼腆的对张幼斌说道:“大哥,嫣姐让你换上这身衣服。”

张幼斌轻轻点了点头,接过那身衣服,开口问道:“哪里能换衣服?”

男孩指了指后面的一条通道:“后面有一个员工休息室。”

张幼斌站起身来,道了声谢,迈步走到了酒吧后面的员工休息室门前。

也是心中窝火的缘故,张幼斌也忘了敲门,直接一把将门推开,他本以为,现在酒吧正是最忙的时候,员工休息室内应该不会有人,但是,却没想到自己一进门,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对完美无比的身影!

此刻,一个女人正背对着门,躬下身子向下褪掉自己身上的百褶裙,此刻百褶裙已经被她褪到脚踝处!

也正是张幼斌这一推门,那正在脱裙子的女人吓了一跳,她尖叫一声,急忙将褪下的百褶裙仓促的提了上来,随后转过身,一脸怒火的看着张幼斌,四目相对,张幼斌脑子里瞬间只有一个:自己这份工作,还没开始,怕就是要结束了……

因为,此刻用吃人目光怒视着自己的女人,正是这酒吧的老板娘陈嫣。

陈嫣简直快将肺气炸了!她没想到,自己正在换衣服的时候,那个令她无比厌恶的张幼斌竟然推门而入!

陈嫣本来还在想着,以后该用什么样的办法好好折磨折磨这个人面兽心、不怀好意的男人,但是,没想到一转眼,自己就在他的面前吃了个天大的亏!

自己长这么大,什么时候被男人看到过自己如此样子?一想到自己的刚才几乎是完全暴露在张幼斌的面前,陈嫣就气的浑身上下直哆嗦!

暴怒的陈嫣死死盯着张幼斌,咬牙喝道:“谁让你进来的?”

张幼斌一脸无辜的举起手上的衣服,道:“我来换下制服。”

“为什么不敲门!”陈嫣几乎暴走。

张幼斌略带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我以为上班时间,员工休息室里应该不会有人。”

“你不懂基本的礼数吗?”陈嫣暴跳如雷,浑身颤抖着呵斥道:“就算没人,你也不能推门就进吧?你要不要脸?怎么能这么没素质?”

张幼斌不禁皱了皱眉,他也看出这女老板一直瞧自己不顺眼,现在不过是被自己看了而已,更何况还穿着衣服,又没有实质性的损失,现在却一副自己好像把她给上了一样的表现,完全是在借题发挥。

故此,张幼斌被她这副颐指气使的态度弄的恼火不堪,脱口道:“关于没敲门的事情,我已经道过谦了,你如果还不满意,那我也没有办法。”说着,一脸淡然的说道:“还请你先出去一下,我把衣服换了赶紧去上班。”

“出去换!”陈嫣几乎脱口而出。

张幼斌撇了撇嘴,道:“外面七八个女服务员,你让我去哪里换?”

陈嫣冷哼一声,道:“怕什么?就当是让大家免费参观了。”

张幼斌微微一笑,道:“外面人太多,不太合适,既然如此,就便宜你了。”

说完这话,张幼斌右手便开始伸手解自己的衬衣扣子又将裤子的扣子以及拉链拉开。

陈嫣没想到张幼斌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就这么直接脱衣服,顿时惊呼一声,怒喝道:“臭流氓,你在干什么?出去换!”

第四章 挡箭牌

张幼斌手上动作不停,裤子已经掉落脚踝,衬衣的扣子也已经全部被自己解开,随即,他一边将衬衣脱下,一边淡然说道:“你要是看得惯,你就免费看看,你要是看不惯,可以自己出去。”

对陈嫣的态度,张幼斌已经不再恼火,自己如果真火了,甩手就可以走人,有手有脚哪里不能混口饭吃?但是,如果就这么走了,实在是太不符合自己的性格,故此,张幼斌下定决心,不管这娘们如何对自己,但只要她没把自己赶走,那自己就跟她死磕到底!

陈嫣此刻自然是气的乱颤,虽然已经二十多岁了,但依旧是个大姑娘,哪里见过男人当面脱衣服,更何况她对张幼斌从一开始就没有好印象,经过这连续的几件事,此刻更是反感的不的了,刚想开口,却因为张幼斌浑身上下仅剩下一条内裤,而彻底愣住了。

陈嫣原本看张幼斌的身材,只是觉得体态均匀,但没想到张幼斌脱下衣服之后,身上的肌肉竟然如此强壮,甚至陈嫣从没有想到过,一个男人的身材可以如此完美,浑身的肌肉线条充满了力量感,最让她诧异的,是他那满身的疤痕,正常人身体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疤痕?

错愕间,陈嫣竟然忘了发火,眼睛如同定住了一般,看着张幼斌的躯体一眨不眨。

张幼斌脱下衣服,大摇大摆的在陈嫣面前将服务员的制服换上,却发现这制服比自己的身材整整小了一号,眼看着短了一截的裤腿和袖口,张幼斌看着陈嫣,略有不满的问道:“老板,这衣服好像明显不合身吧?”

陈嫣这才从刚才的错愕中回过神来,眼见张幼斌脸上带着几分不满,冷哼一声,道:“店里目前只有这个尺码的制服,你凑合穿吧。”

“妈的…”张幼斌心中暗道,老子有的是时间,看谁耗得过谁!

想到这里,张幼斌眉头舒展开来,冲陈嫣挑了挑眉,轻笑道:“老板,要是没别的事情,我就先去工作了。”

眼看张幼斌出了门,陈嫣心中一阵突突,脑海里依旧是张幼斌那副令人不自觉有些呼吸急促的躯体,随即,陈嫣立刻骂自己没出息,对张幼斌,自己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去折磨他,好报了今日的新仇旧恨!

张幼斌穿着小一号的制服,让他整个人略显有一些滑稽,酒吧里的女客人见了他无不抿嘴偷笑,好不容易苦苦挨过了第一个晚上,张幼斌迫不及待的将衣服换了回来,找到正在算账的陈嫣,开口问道:“老板,店里安排住宿的地方在哪?”

陈嫣头也不抬,招呼道:“小波,来一下。”

那个十七八岁的男服务员快步跑了过来,憨厚一笑,问道:“嫣姐,有什么吩咐?”

陈嫣手指着张幼斌,对小波说道:“你带他回宿舍,以后他就睡你上铺。”

叫小波的男孩点了点头,看着张幼斌笑道:“大哥,我带你去宿舍吧。”

“多谢你了。”张幼斌点了点头,跟随着小波走出了酒吧。

张幼斌虽然杀人无数、冷血无情,但在平时并没有表现出他的性格,反而一反常态的和小波套起了近乎,从小波的口中得知他和酒吧里其他的服务员都是燕京大学的学生,暑假在这是为了打工赚些钱贴补下一年的学费。

张幼斌点头一笑,赞叹道:“燕京大学,不错,有出息。”

小波不好意思的笑道:“嫣姐也是北大研究生刚毕业的,是我们的学姐。”

张幼斌暗自乍舌,一个酒吧除了自己连个小学文凭都没有之外,竟然都是北大的高材生,实在郁闷的很。

“你们那个老板平时是不是都特别冷淡?”张幼斌想起那张冷艳的面孔,不禁问道。

“可不是,嫣姐是个特别好的人,平时对我们三个都特别照顾,人也特别好说话,张哥你是因为刚来,慢慢你就知道了。”

张幼斌眉头一蹙,见小波并不是在开玩笑,心里不禁暗骂:“老子还以为那个臭娘们跟谁都是一副冷傲无比的模样,没想到这只是针对自己。”

酒吧的员工宿舍在距离酒吧不远的一条巷子中,陈嫣租下了四合院中的两个房间,大些的做女生宿舍,小些的做男生宿舍,整个酒吧里,男性服务员只有两个,也就是张幼斌与小波,正好房间里有一个上下铺,所以这个住宿条件对张幼斌来说已经算是不错。

张幼斌的生活永远是艰苦与奢侈并存,执行任务时,他甚至生吃过野生动物充饥、风餐露宿,但寻常时间,他却追求最好的生活品质,所以,无论是艰苦还是奢侈,他都有着极好的适应能力。

……

回国的第一个晚上,张幼斌睡的还算踏实,清晨六点钟,他习惯的从床上爬起来,简单洗漱一番之后,一直习惯了晨练的他一下变的很不适应,没有了强力器械可用的他只感觉浑身上下一股不自在,只好漫无目的的跑了三个钟头的步。

正当张幼斌准备往回走的时候,一张略有些熟悉的面孔迎面走了过来,正是酒吧的那个冷面女老板,陈嫣。

虽然刚刚认识不过一天,张幼斌却知道这娘们对自己有点成见,故此,他不想跟陈嫣碰面,正想转过身去,没想到陈嫣却看见了他。

陈嫣快走两步追上张幼斌,一反常态,满是亲切的对他叫嚷道:“张幼斌,你混蛋,我都等你半天了,你怎么才来!”

张幼斌一时甚至没反应过来,指着自己的鼻子,有些诧异的问道:“你在叫我?”

陈嫣没理会他的诧异,跑过来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亲昵揽住,撒娇道:“都说了让你早点过来,你还迟到这么久,不知道人家等你等的着急吗?”

张幼斌下巴都快掉了下来,刚想问陈嫣这是怎么个意思,却感觉到陈嫣身后不远的一名男子传来的阵阵寒意,那男子正愤怒的看着张幼斌和陈嫣二人,这种眼神张幼斌见过太多了。

张幼斌心里顿时明白了,敢情陈嫣是把自己拿来做挡箭牌了,便压低声音说道:“你要是想让我帮你甩掉那个男人,就麻烦快点行吗?”

无敌战兵》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无敌战兵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猜您喜欢
推荐
热门